吻痣

曲小蛐

首页 >> 吻痣 >> 吻痣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这题超纲了 许你万丈光芒好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 跨界演员 进击的农妇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 提灯照河山 曾是年少时
吻痣 曲小蛐 - 吻痣全文阅读 - 吻痣txt下载 - 吻痣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 100 章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第101章

【番外-祁楼林菡篇】

“如果有得选择, 谁不想在光下活着?”

——题记

会所, 地下停车场。

祁楼去提车了,林菡自己一个人站在从电梯间出来的玻璃门前。

停车场里有些阴冷,灯光昏暗,最近的一盏似乎坏了, 时明时暗。连带着玻璃门上的那道瘦弱的身影也若隐若现。

林菡向着玻璃门迈前一步。

门上映出来的女人的影儿实在有些狼狈。头发散乱, 妆容也有点花了。口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唇角被眼泪洇开了,在冷白的肤色上留下一抹暧|昧的红。

林菡眼神狼狈地闪烁了下,尽管知道徒劳,但她还是抬起手,在那里轻轻擦拭起来。

毕竟……待会儿要送她回去的是祁楼。

祁楼啊。

【那你都在你的炼狱里待了那么多年了, 是什么让你产生渴望、想走到光下的?】

反光成镜面一样的玻璃里, 女人艳红的唇微微勾了下,空洞的瞳孔深处泛起一点迷茫。

引擎声渐近, 玻璃反光内, 一辆深红色的跑车缓停在林菡的身后。

林菡回过神。有一瞬间她紧张地抿了下微微干涩的唇瓣, 只是很快想到什么, 林菡自嘲地笑笑, 拢紧肩上披着的衣服。

祁楼的衣服。

大约是出于绅士品性, 祁楼下楼时给她披上的。毕竟她穿在里面的那件超短裙已经被撕开了领口,狼狈得实在无法外穿。而祁楼是一以贯之的绅士,即便是对她, 哪怕从最开始就无比厌恶, 那个人依旧从不会主动向她露出鄙夷或者攻击性的言语与行动, 甚至在剧组里,她最狼狈的那个时刻,也只有他会伸出援手。

可如果他没有这么绅士,那或许她就不会……

对于在暗无天日的阴翳沟渠里长大的人来说,光到底是拯救还是毁灭?

他给她向往、教会她渴望,却绝不会为她驻足。

林菡正失神时,面前深红色跑车驾驶座一侧的车门已经打开,祁楼下车,被腰带束紧的衬衫在锃亮的车身上映出精瘦有力的弧线。

他快步绕过车前,走到林菡身边。

离着林菡还有半米距离的时候,祁楼似乎想到了什么,突然停了下来。原本已经抬到一半的手臂也重新垂下。

“你……上车吧。我送你回去。”

说着,祁楼侧身去给林菡拉开副驾驶座一侧的车门。

林菡的瞳孔却轻缩了下,像是被他之前蓦然停身的动作刺疼了。她在原地僵硬地站着,垂在身侧的手无意识地捏紧了身上披着的祁楼的长大衣。

别说……

不要开口……

这样就好了、所有事情停留在今晚就足够、给他留下最后一点干净利落的印象——就算过往再不堪,但不要让他连最后一点关于自己的记忆都是像个疯子一样的纠缠。

林菡听见那个声音在自己心底劝过无数遍,从细微到歇斯底里,然而她的身体却好像失去控制了。

直到那个人没有等到她上车而不解地侧身望来时,她的身体仍旧一动不动地停在原地。

“林菡?”

祁楼微皱起眉,低声询问。

那人声线是不自觉的柔和,熟悉,和她无数个夜晚里回荡在梦中的耳边的低沉喘|息渐渐重叠在一起。

好像“咔哒”一声。

好像有什么东西断掉了。

林菡绝望地闭了闭眼。但她已经再也无法控制自己,她听见自己声音喑哑地笑了声。

“没必要的。”

“……什么?”祁楼到底还是担心,走近一步。

“我说没必要。”林菡嘴角勾起自嘲的笑,她转开脸,不去接那人的视线。“就算是苏荷拜托你的,你也不需要这样委屈自己。反正她也看不见。”

祁楼皱眉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委屈了?”

“还需要说么?”林菡嗤笑了声,“我知道你有多厌恶我。就算我和你喜欢的苏荷长得相像,你都没法抑制对我的厌恶,不是么?”

“……你想多了。我送你回家只是因为这是我应尽的责任,和苏荷没有关系。”

“和苏荷没有关系?”

林菡像是听了个笑话,独自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。她眼神里掠过绝望的情绪,那情绪过于锋利,让林菡想都没想便往前跨了一步,直到祁楼面前。

鞋尖相抵,呼吸逼近。

女人的笑容绝望得像把锋利的剑刃,只是却是没有剑柄的,她直将那剑刃握在掌心,鲜红的血也会顺着剑刃的血槽满溢滴落。

“那你那次酒醉和我上|床,是喊着谁的名字?”

祁楼仍皱着眉。他神色并无多少变化,如果一定要说,倒更像是松了口气——大概就是悬在颈上的刀,落下来也比一直吊着要好。

他等了那么久,等得几乎要以为那一晚上只是他的幻觉,才终于等到林菡向他提出来。

“那是我欠你的。你可以提出条件,我都会补偿给你。”

林菡身形僵了下。几秒后,她露出一个嘲弄的笑。“不必了。”女人退了半步,从那种咄咄逼人的情绪里脱离,她拢紧了身上的外套。“本来就是我故意……真论起来,也该是我占了你的便宜。”

“……”

祁楼皱眉更甚。

“那天晚上我没有断片,你是不是故意我分得出——”

“就算我不是故意又怎样!”

林菡却突然恼怒地抬头。

“在你心底、在所有人心底,我不就是这样一个人吗?连我自己也是这样认为!所以没有必要掩饰或者解释什么!只是睡了一晚而已,能有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反正所有人都知道,”林菡眼圈通红,自厌地笑,“我不过就是个人|尽|可|夫的——”

话声未落,他们身后,通向电梯间的玻璃自动门突然发出“嘀”的一声轻响。隔断的声音被重新传播,几个嘻嘻哈哈笑着的男声从后面走出来。

林菡的身影突然僵住了——她不能被任何人看见啊。狼狈没关系,落魄没关系,嘲笑和讥讽和看垃圾一样的眼神都没关系——但是不要是和祁楼在一起,现在的她是圈里的毒瘤,谁沾上一点边都会被拖进翻不了身的深渊里。

怎么办?到底要怎么办才能把他撇清??

身后那些声音已经越来越近,似乎有人察觉什么,连笑谈声都被不确定的议论取代。

林菡急得眼圈更红。到某个刹那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咬了咬牙蓦然上前抱住了祁楼的手臂。

祁楼身形一僵,却竟然没有甩开她。

林菡心底迷茫,但时间已经来不及她思考——身后几人嘻嘻哈哈地走近。

“咦?祁少今天来会所玩?”

“这是哪位?我怎么没听说会所里还有外卖服务的?”

“别乱说话啊,你看——”

“祁先生,虽然我现在落魄了,但无论怎么说我们也是一个剧组里合作过的关系吧?更何况我们还在剧里演过夫妻,您念着这点旧情,就不能施舍施舍我嘛?”

林菡紧紧贴着男人的手臂,声音娇柔,唇瓣却被她咬得发白。

祁楼低头看向林菡。那些人看不见的脸上没有半点语气里的腻人,正相反,女人的眼神凄楚,泪光盈盈,说完那番话便无声地给他做口型:

推开我。

她求乞一样地望着他。

祁楼不知在想些什么,仍旧没有动作。

那几人已经反应过来,好事的走到旁边,看清了林菡的脸,不由乐了。

“哎哟,这不是圈里的当红小花旦嘛?祁少艳福不浅啊。”

“就是,人家小花旦一晚上听说要几十万呢,都这么死乞白赖的求着了,祁少多少给点面子吧,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哎哎,你们行了啊,少恶心祁少了。论背景论个人,哪个都不至于他作贱自己和这么只破鞋睡——更何况,一晚上几十万那是以前,现在……倒贴还不一定有人乐意呢,谁知道会不会染上什么不干净的病?”

“也是啊哈哈哈哈……”

那些不堪入耳的言词字字如针,扎得祁楼都变了脸色,林菡却好像没听见——她也确实早就习惯了这种说辞。

虽然,她最不希望面前这个人听到。但这样这个人就会推开她了吧,那也好。

“你们嫌弃啊?没事,我不嫌弃,林小姐,你别缠着祁少了——别说现在,过去你当红那会儿也入不了人家的眼啊,来,今晚陪我,我给你钱,不用你倒贴啊!”

说着话,开口的人已经伸手把林菡拉扯过去。

旁边的人还在打趣那人,“你可真不挑食,这样也要?”

“怎么了,以前尝不起,现在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林菡身影僵硬,却没有反抗。她甚至听见自己娇笑了声,“想玩可以,不过那要看你给多少的。”

这就是她啊,祁楼总该看得再清楚不过了。

林菡绝望地想。

她都不必去瞧,也知道自己此时该是多叫他恶心的模样。

到底还是最后一点印象都肮脏。

林菡的手腕突然一疼。

她僵住身,几秒后才扭回头,那些嘻哈笑着的年轻人们也突然静下来,和她一样茫然地看向拉住了林菡的那个男人。

林菡的目光对上祁楼的,几秒后,她眼底掠过惊慌,唇瓣颤栗。

“别……”

“把手松开。”

祁楼却没有看她,而是望向那个扯住林菡的年轻人。他脸上罕见地一点笑容都没有,连语气都是冰冷的,叫人畏惧。

那人几乎是本能地松开了手。

祁楼直接把林菡拉过去,同时抬手拉紧了她快要从肩上落下的他的外套。

几个年轻人终于反应过来,前后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。

“不是吧?”

“祁少,你这口味换得……有点独特啊。”

之前拉扯林菡的年轻人表情尴尬又气恼,但还不敢惹怒祁楼而忍着露出笑,“祁少既然今晚急,那我不跟您抢,我排队就是了。”

刚要把人拖上车的祁楼身影一顿。

他眯起眼,伸手拽过了那年轻人的衣领,直接提拉到面前。

“排队?”

年轻人僵住笑,“怎、怎么了?”

“她是我女朋友,你说怎么了?”

“——!!”

众人僵住身。

而被祁楼提着衣领的年轻人更是快被上头的血冲昏了,“祁少开什么玩笑?就算您想跟我抢也不用这样说吧?她怎么可能是你女——”

话声未落,祁楼松手把年轻人推开。

他皱着眉回头,犹豫了一秒,他转回身把僵在原地的林菡抵到深红色的跑车车门上。

祁楼半阖眼,低头吻在林菡冰凉的唇上。

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而祁楼停了几秒,皱眉抬头,看向完全丢了魂一样的林菡。

“你冷么?嘴唇怎么这么凉?”

“……”

林菡看着那人薄唇一开一合,却好像一个字都没法听进耳朵里。所有的理智、所有的思考能力全被那一句话和一个吻烧掉了。

祁楼见她不开口,也没有强求,而是把人塞进跑车副驾,系上安全带后,他关门直身。

回驾驶座一侧前,祁楼扫了一眼几个还傻站在原地的年轻人,他罕见的冰冷目光落到拉扯过林菡的那人身上。

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尽管说出去——林菡以后是我的人,谁想动她,先来问我。”

祁楼转身回了驾驶座。

直到跑车引擎轰鸣,车身驶离。加速度带来的推背感终于把副驾上丢了魂儿的林菡唤醒。

她瞳孔猛地缩紧,扭头看向祁楼。

“你——你疯了吗!”

“……”

祁楼深皱着眉,闻言左手单手扶住方向盘,右手抬起来不耐地揉了揉黑色的碎发。

“大概吧。”

要是没疯,不会被那求乞的目光触得心头发颤,也不会因为女人那双泪眼就把她过去的劣迹斑斑无视彻底——最疯的应该是,吻在她唇上的时候,他竟然没半点厌恶而只有一点由来难以言喻的心疼?

……还真是疯了。

只是做出了这么疯的事情后,坐在副驾上的女人却好像比他还要担心,不,是担心得多,那双眼圈明显地又红起来。

他印象里,林菡好像跟“爱哭”这件事没什么关系。除了那天晚上在他身.下的时候。

而副驾驶座上,女人的语速不知觉地加快,眼神与表情都慌乱得六神无主。

“你……你要怎么办……你回去就给公司、不对、你现在就给公司打电话,让他们出面去处理刚刚的事情——给他们足够的钱或者别的条件封口,那样才能保证——”

“别吵。”

祁楼打断她的话声,语气平静。

“可是——”

“你觉得在公关方面,我的团队会比你缺乏处理能力?”

林菡失语,半晌后她慢慢缩回座位里。

车内安静很久,祁楼往身旁看了一眼,单手去将暖风出口调向副驾。

“你住在哪儿?”

缩在外套里的林菡身影僵了下,“你在前面的公交站停一下……我自己可以回去。”

“地址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菡又沉默了很久,终于报出了一串公寓住址。

祁楼打开导航,把车开向目的地。

*

余下的一路,林菡都很安静。

祁楼的神色逐渐恢复到平常温和,不过可惜这温和没能持续太久。在“您已到达目的地,导航结束”这样的电子语音声里,祁楼的眉已经抑制不住地蹙起。

“你就住在……这种地方?”

林菡身影一僵,“我没什么选择。”

祁楼忍了忍,但随着车旁那些景象入眼,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了。

跑车停下,而祁楼侧身望向林菡,“就算被公司雪藏,你以前赚的钱呢,为什么要住在这种地方?还去那里——”

话声一顿,余下的还是没有出口。

林菡无意识地捏紧了身上披着的外套。

“花了。”

“……”祁楼从车内顶置的盒里取出墨镜戴上,“我送你进去。”

林菡一愣,抬头,“我自己可——”

然而话没说完,那人已经打开车锁下了车,然后快步从车身前绕过,走到副驾驶座外。

林菡咬了咬唇,但没敢耽搁。

这片社区里乱七八糟,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,在这儿耽误久了,只会对祁楼不利。

她没有再犹豫,拢紧了身上的外套,低着头快步下车,向自己住的单元户里走去。

这里是不知道多少历史的老楼了,楼内的感应灯坏了一半,没有电梯,只能步行上楼。

所幸她住的楼层不高,就在三楼。

到门外后,林菡停住脚,“我到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谢……谢谢。”

祁楼目光微闪了下,沉默几秒后他抬了抬下巴,“你进门吧。”

林菡张口想说什么,最后还是没有说话。她拿出钥匙打开了这扇同样陈旧的铁门和里面的老式木门。

只是林菡刚转身准备道别,只有月光的客厅里,突然就从隔壁的卧室里传来奇怪的声音。

林菡的身形陡然一僵。

门外准备离开的祁楼也一样。已经迈出去的长腿停住,他回眸。

“刚刚那是……”

话没说完,那奇怪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了。

原本还有点不确定的祁楼皱起眉。

林菡心里的难堪和难过几乎溢出来。

她原本以为自己早就没有自尊这种事情了,可原来到了这人面前还是不行。如果她有选择就好了,那样他对她来说或许就不会那么遥不可及了。

可很多事情,大概从出生就已经决定了吧……林菡自嘲地笑了下。

“我是和两个室友合租。”

像是要映衬林菡的话,客厅里另一个方向突然传来门开的动静,然后灯光亮起,一个只穿着内衣的女人趴在一间小卧室的门边,打着呵欠开口:“你怎么才回——咦,你竟然也带人回来了?”

这声音让门内外的两人都同时回神,林菡一惊,在合租室友揉着眼睛看清祁楼的身影前,她想都没想地抬手把祁楼勾压下来,按在自己长发间而藏住了他的脸。

那室友一愣,随即讥诮地摆了摆手。

“干吗,我还会抢你的不成?”

“……”

林菡死死地按着祁楼修长的颈,眼圈再次泛起红。

那种绝望的、难堪的、复杂的情绪百般纠葛,她甚至怀疑自己大概今晚等祁楼走了以后就会跑到楼顶跳下去。原本她就没有什么好眷恋的,除了唯一曾来过她世界的、再也忘不了的光。可今晚之后,在那人眼里,自己又该是多么令人恶心而嫌恶的呢?

林菡的沉默让那室友更觉得无趣,转身往卧室回。

“你们要做就在沙发上,别到我们卧室里来啊,我今晚已经被吵得够烦的了。”

砰。

房门关合。

林菡僵硬地松开手,退了一步。

她无声地解下外套,低头递过去。

“谢谢。你回去吧。”

声音低得快要听不到。

但散乱的长发间,还能依稀瞧见泛红的眼角。

就要哭了吧……

祁楼的目光在那海藻似的长发里飘了飘。方才便出乎他意料,没有刺鼻的香水味,只有一点淡淡的好闻的皂香。

然后他的指腹传来一点温度。

祁楼一愣,回神,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抬手端起林菡的下颌,拇指无意识地摩.挲过她嘴角旁洇开的口红的痕迹。

……疯了。

祁楼皱眉,停了几秒后他垂下手。

但并没有落到空处,他攥住了林菡的手腕,不容拒绝地给她重新披上大衣,然后把人拉着往外走。

林菡一愣,本能地挣扎起来。

“你——”

“我今晚确实是疯了,做出的事情很可能明天就后悔了,所以你只有这一个机会。”

林菡愣住。

祁楼说:“我说过我会补偿你。工作,住所,我都会给你换成新的、堂堂正正的。如果你确定你不想要,那就留下继续这种生活。而如果你还想改变的话,那现在就跟我离开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菡慢慢低下头。

她在这个圈子里舍弃一切摸爬滚打到今天,最会的一件事就是趋利。面前这个选择题实在太简单了,简单得都不该存在第二个选项。

可是……补偿么。

林菡笑了笑,她低着头,不去看那人,也不叫那人看见她的表情。

“哎,祁楼。”

“……”

祁楼轻眯起眼。

“其实那几个人说的没错,我本来就是个为了往上爬、把自己也能待价而沽的。睡一晚上就有价格或者条件,这对我来说太正常了…………但就当作我求你了。”

她话尾压不住地哽咽了下,又被自己的笑声压过。

“那天晚上,只有那天晚上,别给我标价,可以么?”

颤声说完,林菡从祁楼那里拽回自己的手腕。她转身往里走。

走出去三四步,她腰上一紧,被人从后抱了起来。

林菡惊住,而埋进她长发里的呼吸烦躁又低沉。

“我反悔了。”

“——?”

“选项收回,你跟我走。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这对就这一章哈,是应wb部分读者要求的产物

下一章应该是最后一章番外了,明晚之前发上来

*

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G.T.、旧 城 。、白宥、罗婷、沉迷仙女、小孟愛看文、鲸鱼?、37801960 1个;

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林琅、joker7、40487607 20瓶;ying 15瓶;煜yu 11瓶;Agoni、G.T.、笙笙.、苏苏的Rothyrothy、谢谢老板、苏荷今天渎神了吗? 10瓶;30699071 6瓶;poooppy、妍妤、右亦、清溪禾儒、饮光、慕歆辞、九更歌、沉迷仙女、bluey0809 5瓶;文艺的流氓、来一朵BBBear.、YYYYY 3瓶;胡歌胡歌胡歌、Auti□□ 2瓶;Lin、來時凜冬恰至、柒锦玉、白宥、原来YJY、小巫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《吻痣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蜗牛中文网小说网更新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小蜗牛中文网!

喜欢吻痣请大家收藏:(m.xwnzw.com)吻痣小蜗牛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庶难从命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许你万丈光芒好 全球凶兽:我有无数神话级宠兽 不负妻缘 我给女主当继母 暗黑系暖婚 杀破狼 霸宠 难哄 七芒星 奶油味暗恋 天涯客 破云 合意 锦衣卫 嫁入豪门77天后 澹春山 全球高考 重生之国民男神
经典收藏 离家出走后 跨界演员 给偏执狂男配献个吻[快穿] 破云2吞海 裙下臣 不死者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遇魔 默读 许你万丈光芒好 暗格里的秘密 寒鸦 穿书后我成了国宝级女神 山河表里 浅吻 我的房分你一半 AWM[绝地求生] 学弟,跪求吃药 深爱你的方式 白莲花她不干了
最近更新 太子爷今天又被逼吃软饭了 她是大佬的心尖宠 女神的烦恼 影后恃宠而骄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因为我是仙女呀 在年代文中改造反派 我的安眠药先生 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民国小百姓 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 我在豪门当夫人 咸鱼穿成年代小福宝 小可爱,放学别走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 蜜芽的七十年代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
吻痣 曲小蛐 - 吻痣txt下载 - 吻痣最新章节 - 吻痣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